[浙博活动] 博物馆里的金石传拓课

发布时间:2020-09-15   来源:宣教部

9月13日上午,浙博武林馆区一楼大厅一角,12名小朋友手里拿着各种喷壶、吹风机、小拓包等工具,忙得不亦乐乎。他们的“工作”吸引了不少观众驻足围观。

他们在干啥?

如果您是金石爱好者,如果您来看过浙博最近在展的《金石书画》第四期展览,一定会知道答案吧?

没错,这是“亲近经典· 浙博经典馆藏少儿教育系列课程”的最新课程——“金石传拓”。金石碑帖对成年人来说,也是博物馆刷展里难度级数很高的一类,更何况是5~12岁的小朋友!他们能欣赏黑乎乎的碑帖之美吗?他们有耐心去学习传拓技术吗?

别担心,浙博的宣教老师们做好了充分的准备——


贴近孩子们生活的展品导赏

宣教部派出了对书画颇有研究的资深志愿者李涛老师带领孩子们参观《金石书画》展览,欣赏金石传拓名作。

“今天我们看到漂亮的事物,会用手机拍照保存;古人没有相机,怎么把别人写的漂亮书法保留下来呢?”李老师用一个小问题引出话题,先让大家了解了古人为什么要做拓片。

浙博这次的金石书画展展品众多,其中碑帖部分就有全形拓、善本碑帖和沙孟海鉴藏碑帖三个专题。李老师精选几件文物,不和孩子们讲解它们是什么,而是带着大家直面展品,观察、思考:

在《周大克鼎全形及铭文拓本轴》前,“甲骨文”“小篆”“隶书”……小朋友们纷纷猜测着字体,李老师帮助大家梳理了字体的发展,补上了“金文”“大篆”这些概念。怎么把一个立体的鼎在平面的纸张上展示出来?“照样子画下来”“贴张纸涂颜色拓下来”“刻了再印上去”……小朋友们积极发言,全形拓历史发展中的几种重要技法竟然都被他们想到了!

对着《明拓周石鼓文卷》,小朋友们摇头说没几个字认识的,李老师告诉大家古人也有同样的认字困难,因为中国文字的写法是不断变化发展的。认字,是金石研究里的重要内容之一。一群人研究交流,一起认字,扛着几吨重的石鼓自然没有拿着一卷拓片文书轻巧方便。原来古人也和我一样啊!大家顿时轻松起来,也理解了拓片的学术作用。

看过了难认的石鼓文,李老师又带大家看了展厅里最漂亮的字《初拓隋元公暨夫人姬氏墓志铭合册》。从小朋友们都知道的王羲之说起,领会拓片对于书法艺术之美的传习作用。而沙孟海老先生为自己收藏的碑帖做了布袋,还贴了小纸条,小朋友们一下子就想到了自己课本上的书皮和笔记。

古老的“碑帖”和小朋友们的日常生活经验联系起来,好像也没有那么高深难懂。


适合孩子们操作的传拓体验

相对于概念理解,更吸引小朋友的当然是上手体验。

欣赏过老师制作的画像砖拓片,老师现场开始展示传拓技术,大家呼啦一下围了上去,看老师把宣纸盖在要拓印的物件上,先用水喷湿纸面、显出纹样;再用硬刷子垂直轻轻捶打,使纹样凹凸立体。

“图案出来了哎!”“你摸下,真凸出来了呀!”……小朋友们边看边发出阵阵感叹,还不时用手摸一下。

吹干,用拓包蘸墨一点点拓制,看着老师的作品,小朋友们个个跃跃欲试。

花砖、木构件、铜镜、筷筒、猪纹陶钵等等老物件满满当当摆了一桌子,老师拿出珍藏的原物给小朋友们来尝试拓印。每个人都人手一件挑好了自己心仪的物品,可是老师却要求大家不能只管自己做,必须两两合作。

这样的安排当然是出于宣教老师的精心设计。

他们在备课时,就发现金石传拓实践课对于小朋友来说,存在三大难度:孩子们有没有耐心坚持做完?喷水时能不能保持纸张不移位?蘸墨时如何掌握干湿轻重?

以往比较常用的解决办法是亲子教学,让爸爸妈妈和孩子一起做。但说实在的,常常会看到家长大包大揽,做得比孩子还起劲。所以,这次老师们觉得,要解决这些难题,我拓时你帮我、你拓时我帮你,让小朋友一起合作是最好的办法。

果然,陌生的同桌很快熟悉起来,大家一边干一边聊,互相交流下经验,比较下是否成功,结果是越拓越有兴趣,一块拓完再来一块,动作越来越熟练、作品也越来越细致。

不是让孩子们拓出一件成功作品,而是让他们多玩几次体验过程——这就是浙博金石传拓少儿教育课程的真正用意。允许失败,不断尝试,合作学习,自我总结,分享交流——这些宝贵的经验,浙博老师们希望孩子们在博物馆的课堂里学习到,也能在博物馆外的生活里使用到。

如此,善莫大焉。

作者:来澜、龙群英 摄影:何涛

评论区
  • 全站搜索
  • 活动日历
  • 下载专区
  • 分享
  • 琴音欣赏
  • 返回顶部